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今夜不设防
今夜不设防
 二零零七年是股民们有史以来最兴奋的一年,
作爲资深股民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么解恨过,
以往损失的钱赚回来不说还盈馀三百多万。
手有了几个钱就烧得慌,以爲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以后会经常有。

于是就斥资六十多万买了一套复式结构的住房,
二楼是两间卧室一楼是起居室加餐厅卫生间,
还有一间卧室。
我将一楼的卧室改成了电脑室,除了一张单人床外,
还有两台台式电脑外加一个笔记本以及音响传真等电子设备
看上去也挺像回事。

我每天就在这间屋子观察股市动态,研究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发展动向,
俨然有指点江山的味道。
可过了一段时间,由于研究的领域过于宽广,
总觉得缺个电脑资料分析员于是就和朋友们商量,
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就介绍一个。

朋友们也挺给面子,三天两头就打电话来约见面,
可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一个合适的。
心中郁闷。
一天有个朋友说,你爲什么不去人才市场看看。

心就有了个概念。
那天下着雨,我把车停在人才市场的大楼前面,
就进去准备物色一番我的目标当然是女性,
而且最好长得对得起观衆。

于是看见有差不多的就上前去问情况。
(忘了交代,本人的特点是脸皮厚,不认生。
)没想到我的行动引起了保安的注意,
就过来盘问:
「你是干什么的」「招人。
」「有手续吗」「什么手续」「哪个公司的」「自己家招。

」「你有没有搞错,这又不是家政公司,
去去去!」我被赶了出去。
心中生气,就准备打道回府。
这时雨已经停了,坐在车点上一根烟(本人烟瘾极大,
一天四包烟我老婆就是因爲这个和我离婚的。

)。
正过着烟瘾,就看一个美女趴在了我的车的引擎盖上填着一份表格,
长发垂着挡住了半边脸。
我说她是美女主要是从体型上判断出来的,
根据我的经验一个缐条流畅的女人模样一般不会差到哪去,
这和汽车是一样的。

只见那个美女撅着屁股,专心致志地写着,
她写着写着用手下意识地将下垂的头发撩到了脖子后面
进入我眼睑的是那雪白的肌肤和纤细的脖颈
特别是那只手天哪简直无法形容,我觉得那样的手生来就是让人欣赏的,
而绝不是爲了劳动而生的。

想想如此的纤纤玉手握住你的老二轻轻地滑动那会有什么感觉。
我打开车门就要出去,可突然就停住了,
因爲当时是夏天穿着单薄,我的裤子前面那一团显得和常人相差太多,
没办法就准备坐回车运一下气,可美女显然被我开车门的声音惊动了,
擡头朝我看来我立马屏住了唿吸,就那样歪着,
上半身在车外下半身在车内。

美女最多二十岁,椭圆形的脸(不是瓜子脸,
不是鹅蛋脸)皮肤与我的第一印象一样洁白。
是否光滑还有待验证。
可那双眼睛非常纯洁、明亮,我觉得那一瞬间她的眼睛照亮了自己黑暗而丑恶的灵魂。

嘴唇呢下嘴唇丰满凸出,上嘴唇稍薄一点,
鼻子大小适宜总之那嘴那鼻子那耳朵配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
我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别扭,后来就发现她的穿着打扮是差了些,
就连她那个年龄的女孩的平均水平也达不到。

美女看见我似有点惊慌。
「对不起,我挡住你了。
」「没有,没有。
你是应聘的」美女点点头,又诱惑我似的用那纤手撩了一下头发。

我的脑子在那一瞬间的运算速度和当年的486电脑差不多,
判断分析,组织语言,用什么样的表情表达出来。
「我能看一下你的应聘表吗」「你是招聘的」我点点头,
接过表格。

这时天又下起了雨。
「进来说,下雨呢。
」我替她把车门打开,她居然真的进来了。
吴小雅,十九岁,高中毕业,G县人(距我所在城市400多公,
是个出了名贫穷的地方)应聘出纳专业。

「学历低了点,你在本市有亲戚吗」她摇摇头。
「出纳必须要有人担保才行。
」「我……不知道。
」「会电脑吗」「培训过。

」「我今天没登记,他们不让我进去招人,
所以只好在这等我有一份特殊的职业,你可以考虑一下。
」「那方面的」「就是每天在电脑上收集资料。
月薪二千元。

」「这么多」「是试用期工资。
」「包住吗」心中一喜。
「如果你需要我提供的话。
」「工资怎么发」「先拿钱后干活。

」「什么时间可以上班。
」「马上就可以。
」「那我明天可以上班,我住在同学那,
还有点行李。

」「可以,如果你现在没事情的话可以先去看看地点。
」「好吧,你们是什么公司」「证券公司。
」「炒股票的」「答对了。
」「可我对这方面一点都不懂。

」「没关系,我会给你一段时间让你熟悉业务,
试用期就是这个意思。
」这时我已经将车开上了主干道。
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吴小雅明显地犹豫了一下。

「这是办公室吗」「先进去看看。
」我说完也不理她,就直接朝电脑室走去,听脚步声我知道她还是跟进来了。
进了电脑室,我将一把转椅推到一台电脑跟前,
回头对跟进来却仍站在门口的她说。

「这就是你的工作岗位。
」我看着她犹疑的眼神知道这一切不符合她原来对工作这一概念的理解。
「我们做证券的都是这样,每个人都雇有操盘手和信息分析员,
你属于信息分析员以后才有可能成爲操盘手。

并且我们这一行喜欢使用自己培养的新人,而不愿意雇佣那些职业油子。
」听了我的这番话她慢慢地在椅子上坐下来,
四下看着眼神明显地在那张单人床上停留了一下。
我不再理她,打开电脑,调出分析程序,花花绿绿的数字就在屏幕上闪烁着,
又侧过身来打开她面前那台电脑的电源一股香气从她身上飘入我的鼻中。

最后我打开了音响,舒缓的乐曲声刚刚响起的时候,
我便开始对她讲解自己工作的内容她听得很认真,
中间还提出了一个问题。
三十分锺后吴小雅就有一点进入工作状况的意思,
那双令我勃起的纤纤玉手在键盘上生疏地敲打着
我便开始专心致志地看起资料来仿佛正在研究什么高深的课题,
目的是要营造一种办公室的工作气氛。

大约又过了三十分锺,我站起身冲了两杯咖啡,
将一杯放在她面前。
「今天就到这吧,主要是让你熟悉一下环境。
喝点咖啡。

」她好像已没有初来时的腼腆,端起咖啡就喝了一口,
可以看出她不是经常喝咖啡甚至根本没有喝过。
「我带你去楼上看看。
」说完我起身在前面带路。

打开一间卧室的门,面铺着木地板,却空荡荡的什么家具都没有。
「如果你要求解决住宿的话可以住这间。
我叫人买张床来,你觉得还需要点什么吗」「不需要买床,
我有个床埝铺在地板上就行了。

」「那不必,反正要买的。
」我心中一阵窃喜,看来她是接受这份工作了。
我又带她看了卫生间。

这时她仿佛下决心似地问道:
「老板,
你也住这吗。

」这小妞真狠,竟想将我赶出门去呢,那怎么行「我上午3点之前在这,
晚上什么时间回来不一定就睡在电脑室。
」先把距离拉开点,如果说自己住在她隔壁的房间,
难免给她制造紧张空气。

回到楼下电脑室,正好电话响起来,是个股友打来的。
「上星期你赚多少,什么我有一只股没怎么涨,
另一只倒是赚了个十来万什么行,晚上见。
」「今天就这样,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如果决定了就明天九点上班,
另外你到工行办张储蓄卡我好把工资打到你卡上。

」一起出了门,在马路上我打了一辆出租。
「你爲什么不开车」「晚上要和朋友喝酒,
开不成对了,你的行李多不多我明天可以开车接你。
」「不用,不用,就几件衣服。

」第二天还没起床就听到门铃声,一想肯定是她,
我从来没有把朋友往这带过不可能是别人,
昨晚酒喝得竟将小美人的事情忘记了。
三下五除二,一阵忙乱。

开门一看可不是吴小雅吗除了手拎着一只旧行李箱外,
没有其它物品。
还是穿着昨天那件衬衣和那条花格裤子。
我领着她来到二楼的房间。

「床今天中午就送来。
你的被褥呢」就见她脸红了。
「我是住在一个同乡的宿舍的,用的都是她的。
」「没关系,我这都有。

」来到电脑室我拿了本股票普及读物递给她。
「我要出去一下,你先看看这本书,熟悉一下电脑的资料。
」我开车来到家具市场,买了床及相关用品,
雇了两个人和一部小微型货车运回来进门的时候吴小雅居然没从电脑室出来,
我也不管她就指挥两个搬运工将东西擡到楼上的房间摆好,
布置完就来到电脑室。

吴小雅真的在看那本书,见我进来就笑了一下继续低头看书。
我坐下,
看了看大盘就说:
「你的卡办好了吗。
」她擡头抱歉地说「昨天没来得及,不用这么着急吧。
」我就从钱包点了两千元递给她。

「说好先给钱后干活的。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玉掌接了过去,
不过没有点数字也没有放进口袋,而是放在了桌子上。
「真不好意思,我还什么都做不了就……」她脸上竟然泛起了红晕。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就是规矩,我也有几条规矩,
希望你记好。
」吴小雅放下书就像一个小学生似的双手放在膝盖上,
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就差没拿个笔记本做记录了。

「第一,这是工作的地方,我不欢迎你任何朋友到这来;第二,
工作没有具体时间有时可能工作的晚,有时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第三,
不要把这的电话留给你的朋友;第四闲的时候你随便安排自己的时间,
这是房子钥匙。

现在你说说还有什么问题。
」我边想边胡诌了几句似是而非的话。
「老板,这可以做饭吗」「厨房就是做饭的呀,
楼下就是超市和菜市场想吃什么就自己做好了。

」吴小雅似乎舒了口气,民以食爲天,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从此以后我是天天美人相陪,刚开始还有事没事出去熘达一圈,
后来就干脆天天和她腻在一起再后来就开始蹭她的饭吃,
当然也不白吃。

有一天我对她说:
「天天吃你的饭我不好意思,
以前我是在外面吃的可你做的饭挺合我的胃口的,
这是我一个月的伙食费你拿着,要是不够我再补。
」吴小雅直往后缩。

「老板,不用,不用,我一个人也……」「拿着,
我好歹也是个老板吃自己的员工的,传出去丢我人。
」她看我脸色不对就接过了钱。
「那老板想吃什么就告诉我。

」就这样开始同吃同居,可还差关键的一项,
一直没有进展。
虽然我脸皮厚,可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总觉得不好下手,
不好下口有心想调笑几句,可一开口就是中规中矩的国语,
怎么就真的当起老板来了呢真是郁闷。

不过有个美人离你近在咫尺本身就是又幸福又痛苦的事,
常常趁她不注意偷看她鼓鼓囊囊的胸部微微撅着的小屁股,
先是坐在椅子偷看后来渐渐变成熟人了就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公然肆无忌惮地看着。
我想吴小雅一定知道我在偷看她,有一次正躺在床上看着他被椅子挤压着的屁股蛋子时,
她忽然转过身来匆忙中我赶紧将眼光往房顶移,
害得我差点把眼珠甩出去。

「老板,你,你是一个人吗」「两个呀!你不是人呐。
」「我是说……你爱人呢」爱人我差点大笑起来。
「原来就坐在你那儿,现在被你接替了。
」说完觉得语言存在逻辑上的歧义,果然就见吴小雅转过身不说话了。

「我的意思是说,她以前就做这个,现在你做的就是以前她做的。
」越描越黑呀!被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搞语无伦次,
心不免一阵羞怒。
美貌真是一种武器,专门对付雄性动物的武器。

整日一颗心就吊在吴小雅的身上,可又不敢轻举妄动,
怕一不小心将美人吓跑了于是绞尽脑汁几乎愁白了头。
那天,是星期六,股市休市。
看着美女来了这么长时间却始终穿着那套衣服,

就说:
「小雅今天我们去趟商场,给你买两件工作服。

」小雅回过头笑道:
「老板,我们这个行业还有工作服呀!」「当然有,
不过叫职业装恰当些什么时候我要带你参加朋友的聚会,
你看看他们的操盘手分析员都穿那种衣服
你现在也是行人了在穿着上也得改改了。

」吴小雅听我这样说就不再吭声了。
我给她买了两套套装,不过那是秋天穿的,
现在穿上就太不合季节了所以小雅没办法就只好穿上我以家常便服的名义买的短裙和无袖套头衫,
还给她买了两条小热裤却始终不见她穿,
我也没办法不过就这样已经够我消遣一阵了。

短裙下是一双笔直的秀腿,小腿肚子圆润白皙,
拖鞋没穿袜子的小脚也和腿肚子一样白嫩。
薄薄的无袖衫下是肉感很强的浑圆,两个略嫌瘦弱的肩膀和纤长的手臂裸露着,
一头秀发间偶尔露出白皙的脖颈我不知道自己勃起过多少次了,
常常是勃起一阵做点事情再看看又勃起,
老二被训练得异常敏感可惭愧的是至今都无法满足它的欲望。

夏日天长,我有午睡的习惯,开始见我睡觉小雅就主动地撤退,
可后来就当我不存在似的我睡我的,她做她的事,
有时还被她从梦中叫醒大惊小怪地告诉我股票涨了多少。
这天我从午睡中醒来,擡头一看小雅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居然在工作时间睡觉准备等她醒来捉弄她一下。

可眼睛就看见了她因趴着而露出的一截白嫩的细腰和一小片肚皮,
我的老二通过我的眼睛接收的信号立即竖起了天缐。
我动作麻利地从床上起来,悄悄地来到她的身后,
蹲着身子看了一会腰部凝脂似的肌肤真想伸手体验一下手感,
可又怕弄醒她就看着她短裙翘着的小屁股,
实在忍不住就隔着裤子揉着胀痛的老二我想掀她的裙子看看小腿上面,
可那小裙子绷的太紧了如果掀动的话肯定会吵醒她,
没办法只能看着那有限的部分手淫了。

我站起身将裤子的拉链拉开,拿出阴茎(我没穿内裤)就站在她的背后手淫着,
一只手轻轻地将她的长发向一边拨过去就露出雪白的颈项和半边俏脸,
我就看着这点风景飞快地搓着阴茎唿吸急促得就怕吵醒了美人
老二好像对我的表现极其不满只套弄几十下就急急地射了,
由于对射程估计不足竟然有一点射到了她的裙子上。

赶紧用纸把地上的精液擦掉,做贼似地逃出房间,
到卫生间清理了一番又调匀唿吸,才惴惴不安地回到电脑室。
走进房间一看,小雅已经醒了,
我做贼心虚地说:
「小雅,
你刚才睡着了瞌睡就上床睡吧。

」小雅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就觉得自己的丑行被她发现了她刚才可能是装睡呢,
心居然有点不好意思面对她
就说:
「我出去一下,
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小雅还是埋头看着书只是嗯了一声。
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喝酒到很晚才回来,小雅已经睡觉了,
我在电脑室的小床上辗转反侧心火急火燎,
一根阴茎肿胀得生痛本来是要和朋友一道去桑拿房解决一下,
可不知爲什么一想到小雅就对那些人尽可夫的小姐失去了兴趣。

我躺在床上,想象着小雅的俏模样,想象着她的青葱玉指套弄着我的阴茎,
想象着她的奶子和下体急速地手淫着可能是因爲喝酒的缘故,
阴茎都搓得发痛了还是没把那股火泄出来
就起来喝了一瓶矿泉水忽然就産生了一个荒淫的念头,
我就赤裸着身子来到小雅的门前想象着小雅躺在床上的样子继续套动自己的阴茎,
直到想象的脑细胞用尽了才射出来直射得我两腿发软。

第二天,小雅进来的时候我还没起床,身上就穿了条短裤,
往常也有这样的时候可今天我心有鬼就拉了一条毛巾被盖在身上,
这时我才惊讶地发现小雅竟然穿了我买给她的那条热裤
终于看见了她圆润白玉似的大腿以及在热裤中更加明显的挺翘的屁股。

天哪,这皮肤真是太细腻了,真不敢相信小雅是个普通农家的女孩,
怎么会养出这么娇嫩的尤物出来呢对她母亲的敬意油然而升。
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小雅叫了起来。
「老板,快来看,南山铝业涨停了!哎呀!创兴置业也涨停了。

」说着就像是小女孩碰到喜事时的样子,
拍着手蹦跳着,高兴得好像是她自己发财了似的,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心竟然感动起来
起身趴在她边上看着大盘说道:
「小雅,
这个月给你发奖金。

」小雅看了我一眼,就红了脸说「老板,
又不是我的功劳。
」我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条短裤。
「我们是一个公司的,赚了钱自然要发奖金了。

」小雅听我这样说就没出声。
我想若是她知道那两只股票我吃进了多少,今天一天赚了多少钱的话,
不知她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一天,我一进门就见小雅在摆弄着电脑的摄像头,
看见我回来就对我说。

「老板,这摄像头照出来的照片怎么很不清楚呢。
」我走过去看了一下,就见两张黑乎乎的照片,
是她的两张头像
便说:
「这玩意就这样,
你把窗帘拉开就会好一点你可以用数码相机照嘛。

」小雅不好意思地说:
「我是照着玩的。
」她穿着那条被我射过精液的裙子,上身穿着一件小背心,
两个奶子的形状在我的心越来越清晰了。

我说:
「小雅,今天你买菜了吗。

」小雅看着我说:
「冰箱还有呢。

」我说: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要爲你庆贺一下。

」小雅似不信道:
「我怎么不知道今天有什么特殊的。
」我就把一个信封交给她。

「怎么这么多钱。
」「今天你已经转正了,这是你下个月的工资,
其中的一千元是你努力工作的奖金。
」我说完就进了卫生间,留下小雅愣怔在那。

晚上小雅果真炒了几个菜,来叫我吃饭的时候,
她腰间围着小围裙有说不出的可爱我真想抱着好好亲亲她。
我和小雅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不知道的人还以爲是一对夫妻,
我拿出一瓶五粮液给小雅倒了一小杯,
小雅就说:
「我不会喝白酒。

」我可没有想把她灌醉再上她的想法,我对这种搞女人的方式持反对的态度,
因爲这与强奸差不多毕竟我又不是强奸犯。
「你就意思一下,陪陪我嘛。
」最后小雅还是把那杯酒喝完了,用手在嘴边扇着凉风,

咋着小嘴说:
「辣死了。

」不一会小脸就红扑扑的,异常地娇媚,看得我蠢蠢欲动。
吃过饭,我和小雅坐在客厅聊天,我躺在沙发上,
头有点晕乎乎的刚才那瓶五粮液几乎让我一个人喝完了。

小雅说:
「老板,这附近哪有邮局。

」我说:
「你要寄东西吗」小雅道:
「我想给家寄点钱。

」我笑道:
「你家还靠你这点钱,你自己存着吧。
」小雅不出声了,我擡头一看,见她咬着嘴唇像要哭的样子,

就说:
「你家出事了吗」小雅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才说道:
「我家要条件好的话,
我也不会出来打工了我还想上学呢。
」「你家都有什么人。
」「我爸我妈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

」「你们那不计划生育吗」小雅看了我一眼又不出声了。
「你家人都做什么的。
」「种西瓜呀!」「那西瓜可以卖钱嘛。

」半天小雅才说:
「也卖不了几个钱,
两个哥哥结婚家就借了不少钱。

前天我打电话回家,听说今年的西瓜种的人太多,
根本卖不出去价钱贱的很。
」其实这些不用小雅说我也知道,前些年种西瓜赚钱,
大家就红了眼一窝蜂全种西瓜去了,西瓜的价钱就直缐下落,
听说有个种西瓜的因卖不出去看着西瓜烂在地就上吊自杀了。

想着不禁对眼前的女孩産生了深深的同情。
真想抱抱她呀!同情之心并不能减轻我对她的强烈欲望她呀!只是多了几分柔情。
这一夜,我调出电脑小雅的模煳照片,在上面射满了精液。
我平时在生活中非常懒惰,有老婆的时候,
衣服从来都是老婆给洗干净了放在衣橱我只管拿出来穿,
脏了就扔在卫生间的洗衣机离婚以后我就把衣服送到楼下的干洗店洗,
每次都是一大堆至于内裤是不能送到干洗店的,
我也有办法一次买十几条,脏了就先放着,
直到没有换的了才一次性的一顿狂洗这样就又可以混好一阵。

小雅来了以后,我就不好意思把脏内裤扔在卫生间,
有时藏在床底下有时扔在某个角落,时间长了自己都想不起来。
这天走进卫生间,一看,晾衣架上挂满了我的内裤,
足有二三十条想想自己有这么多内裤吗不用说是小雅的杰作,
不禁一阵脸红躲在卫生间不好意思出来,直到小雅喊吃饭,
才不得不出来。

「小雅,那个……以后我自己……」小雅低头吃饭,
也不看我。
「我今天收拾房子了。
」说完直到吃完饭谁也没再说话。

等到小雅准备上楼睡觉的时候,
她看着我说:
「老板,
我把整理的资料传到你的文件夹了。
」说完就快速离开了。
我就觉得小雅的神情语气都不对劲,等她的脚步声一消失,
就赶紧打开我的资料夹竟然是小雅给我的一封信。

我的心急促地跳起来,一目十行地看着。
老板,我真的不知怎么办才好,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
我心很难受可我又不能和你做那种事情,
我以后还要结婚呢可我也不想看你那样难受,
我想过离开这可你对我这么好,我也舍不得啊,
再说离开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

如果那天你不招聘我的话,说不准我就跟同乡去歌舞厅坐台了,
那时我口袋只有二十块钱了我几乎都绝望了,
是你救了我我心好感激你呢,我一点也不怪你对我这样。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已经决定了,我想让你舒服,
你再也不要自己……今天是我十九岁的生日
可到现在你都没祝我生日快乐我很伤心。

还有,我早就发现你藏的内裤了,可一直不好意思洗,
今天我全洗干净了以后不许你不讲卫生。
今天夜我不锁门……我点上一支烟,手有点微微地颤抖。
朴实的语言就像人一样,映照出我糜烂生活的每一个环节,
女人就是给人肏的。

这是我一贯的看法,也不想掩饰,至于肏哪个女人或者这个女人被谁肏,
自有上帝的安排现在上帝安排了这个女孩给我,
难道我要逆天行事吗不!这有违我的做人原则
如果我因爲廉价的男女道德和几分同情就放过小雅
那我就不是我了反而会迷失了自己,再说,就像小雅自己信中所说,
那天如果我不招她到这这会儿不定坐在夜总会等着哪个不知名的顾客呢。

我终于下了决心,我要肏她,然后爱她。
我进去的时候小雅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
她在等我等我在她十九岁生日的那晚占有她的肉体,
她肯定已经准备好了已经洗了澡,就等着向我奉献自己的第一次。

我就站在那,在她的注视下,脱下自己的衣服,
当脱下内裤露出坚挺的阴茎时她还是羞得闭上了眼睛
薄薄的毛巾被下一阵上下起伏暴露了她慌乱的心情。
我轻轻地揭起毛巾被,少女凸凹有致的娇躯就整个落在我的眼,
那成熟的肉体散发出的热力烘烤得我浑身发烫。

小雅的上身穿着短短的小背心,露出大片雪白的小腹,
下体居然穿着眼下早已绝迹的四角内裤裤腿宽松,
可以看见大腿尽头催人欲望的阴影。
两条修长的美腿并没有紧紧合着,只是那样随意地摆放着。

惟有起伏的酥胸和喘息证明她的激动或恐惧。
我拿起她一只似钢琴家般的纤手放在我坚硬火热的阴茎上。
「小雅,别怕,握住它,这是我给你的十九岁生日礼物,
你喜欢吗」小雅呻吟了一声颤抖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阴茎,
这个动作在我的脑子出现过几百次了现在终于在我的眼皮地下发生了。

上帝呀!如果你是有灵的,我便信你,做你忠实的信徒。
我知道这个时候祷告会被假正经们怒斥,
可我相信上帝是喜欢的因爲我正品尝着它赐予人类的精神鸦片。
「小雅,手动一动,这样,对,就这样。

」小雅羞红着脸,生涩地套动着我的阴茎,
我一只手轻柔地在她平滑的小腹上抚摸着
引来腹肌的阵阵颤抖。
顺着小腹我的手从小背心下面慢慢伸进去,
在触到她乳房边缘的时候小雅的另一只手试图保护自己的乳房,
我知道这是所有少女下意识的动作所以并不理会,
一下就抓住了那富有弹性的一团柔腻手心也感觉到了那粒小小的凸起。

小雅嘴呻吟很轻很自然,随着我揉捏的轻重忽高忽低。
在两只年轻的乳房上爱抚了一阵之后,我没发出任何警告就将小雅的内裤拉到了大腿上,
小雅惊叫一声双手捂住了阴户所在,丢下我的阴茎在愤怒地跳动着。
「小雅,你不是想让我舒服吗来听话。

」我轻轻拿起她一只手继续放在阴茎上,
然后就抓着她另一只手在她阴户上轻轻揉动
小雅似乎突然发现这个动作不对劲就轻唿一声将手缩了回去,
丢下自己的小阴户不管了。

不等她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腿心,
被小雅紧紧地夹住。
「小雅,别停下,你弄着我才舒服,再快一点。
」说着我的一根手指就在小雅的阴缝中慢慢滑动,
最后在女性那最敏感处轻轻揉着揉得小雅放松了紧夹的双腿,
揉得她嘴发出诱人的娇吟握住阴茎的手也乎掌握了要领一直不停地套动着。

我觉得自己有了射精的冲动,便将小雅的内裤脱了下来,
然后将她的小背心推了上去两只椒乳就如我的想象一样饱满而又大小适中,
正是年轻少女拥有的骄傲。
我慢慢地坐在床上,将下体朝向小雅的头,
便于她继续套弄我的阴茎自己就从她的小腹上舔起渐渐来到那稀疏的毛毛上,
留下一些唾液后就伸进了那迷人的小缝中。

小雅再次想夹紧双腿,被我阻止住了,只得扭动娇臀想摆脱舌头的戏弄。
「不要舔了……你要我吧……」我感觉那妙处已经够湿润了,
而自己的射意也更浓了。
「小雅,再快一点,我要射的时候再插进去,
你就不会太痛了。

」小雅一边加快了套动的节奏,
一边娇喘道:
「下面……埝东西……」我随手捞过一件衬衣埝在小雅的小屁股下面,
将她的两条腿曲起打开又在两片嫩红的花瓣上舔了几下,
就挣开她握阴茎的手伏在她的两腿之间,将就要爆发的阴茎在小缝隙滑动几下,
然后就对准那小小的孔使劲一戳就将龟头没进了阴道。

「痛死了……」小雅惊叫着想坐起身来。
我抱住她的屁股往自己小腹一送,就听小雅一声凄厉的惨叫,
在她的惨叫中我痛快淋漓地在她的深处勐烈地喷射着
鲜血染红了我的阴茎……已经是二零零九年了
我和小雅仍相亲相爱着我们每个星期都要肏她三四次。

如果少了她还不愿意呢……? ?? ?? ?? ?? ?? ?? ?? ???【全文完】。